我从来不把“虎妈”“狼爸”当教育“圣经”

升学教育 332 2021-01-20

原标题:我从来不把“虎妈”“狼爸”当教育“圣经”

我是一名兼具教师身份的家长。这种特殊身份,使我有机会通过阅读和讲座学习了更多亲子教育的理论,也在工作中得以见证了特别多来自家长和学生维度的成功和失败的鲜活案例。

每当焦虑情绪来袭,我就会追问自己这样几个问题:

为人父母,我究竟该如何合理平衡我那注定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我有没有给孩子足够的爱和陪伴,我有没有在这种陪伴中体验到与孩子共同成长的切实的幸福感,并将之传导给我的孩子?在教导孩子积极进取的同时,我有没有教会我的孩子在学习和生活中如何去坦然接受失败、享受失败以及享受平凡生活?有没有教会她去认识她自己,包括她是谁?她最适合干什么?她能干什么?她最喜欢干什么?

有一个道理我们得尽早想清楚,那就是,不管我们如何将竞争意识强化到极致,重点名校的名额总是相对非常有限的,也就是,不可能保证所有孩子都考入名校,可是那不等于我的孩子就一定不幸福。我们不是非要也不能把小草都费尽心力培养成参天大树,而是要帮助每一棵小草努力长成它自己最为满意最幸福的一棵小草。我们芸芸众生的绝大部分个体将注定平凡,大部分人可能天赋很普通,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有自己独特的兴趣爱好和个性,有属于平凡小草的不凡的梦想和追求。这真的不仅仅是简单地为了让我们的孩子状态更轻松,更是因为这种从家庭层面、从父母维度出发的因势利导、因材施教的教育,“对教育本身的产出,对社会资源的最佳配置以及对千家万户的和谐稳定”来说,才真正具有可持续发展的价值和意义。

因此,从很早开始,我就有意识地将更多精力从教育焦虑中挪开,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尽可能投入更多亲子阅读和亲子陪伴的精力,并力求在人格精神上成为自己孩子的榜样,比如夫妻俩在孩子上小学期间,利用工余时间取得北师大文学院的教育硕士学位。比如在家常的经典阅读熏陶之外,带她去颁奖现场见证爸爸获得“北京市十大读书人物”的荣誉称号。我们更自觉地提升自己的境界,努力像纪伯伦那样,不去把孩子视为自己的家庭“私产”和炫耀脸面的异化道具,而是将孩子看成是社会民族的未来和她自己命运的主宰者以及她自己人生的设计师。去尽量以教育者的眼光(而不仅仅是父母的眼光)打量关注孩子的一点一滴,细心研究孩子每一天的心理变化和情感需求,并在不断学习与反思中选择和孩子一道成长。作为教育者的家长,我想我不会把“虎妈”“狼爸”之类的书奉为家教“圣经”,而会始终选择努力尊重孩子的精神世界,按照孩子的个性和兴趣因势利导促其成长,使之逐步成长为朝向最好的而又独一无二的那个“我”而持续努力与坚持……

值得欣慰的是,从来没有上过任何课外辅导班的女儿,顽强挺住了自己的学习兴趣与生活信心,还收获了一群不离不弃的学校好友,并且每周都能坚持几个小时不断强化她所喜欢的舞蹈艺术,而学习成绩,也开始在新的校园环境中逐渐适应和提升,本学期还获得了学习进步奖。

我最为自豪的是,去年暑假的一天,孩子对我们夫妻俩有一番动情表白:“哎,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现在我们班同学都可羡慕我了。因为,跟他们的父母一比较,才发现,我原来有一对这么尊重我、包容我、期待我、激励我又对我如此温柔以待的开明父母……”

我当然知道,面对已经8年级的女儿,整体和谐的亲子关系和家庭氛围之下,也并不是没有小规模“青春叛逆”和“局部战争”,不过好在整体的相互尊重与和谐包容的框架与筋骨,都还结实地矗立着。

来日方长,父母子女一场,亲子教育和爱与陪伴,这条路,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向新良)

上一篇:北京二十条措施加强中小学体育工作
下一篇:“名校情结”:程序不公背后的实质不公
相关文章